随着铁路投资全面向民间资本开放,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相关规定将密集出台。据国家发改委介绍,继铁道部、卫生部之后,为落实国务院有关要求,有关部门将于5、6月份陆续制定出台一批实施细则。中国证监会、国资委实施细则正在报批中。电力和石油天然气实施细则的制定工作也在进行中。
 
从有关渠道了解到,预计6月份出台的《能源行业投资细则》将与铁道部近日出台的《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投资铁路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密切呼应,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铁路干线和煤炭运输线路建设。
 
铁道部抛出“煤炭运输”蛋糕
 
意见共14条,主要内容10条,对民间资本进入方向的限制较少。铁道部作出了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不仅宣布铁路投资对民间资本全面开放,还特别要求市场准入标准和优惠扶持政策公开透明,对各类投资者一视同仁,对民间资本不开放。以单独的条件为准。就铁路干线、客运专线、城际铁路、煤炭运输专线、企业专线、铁路轮渡、火车站建设等不同方向而言,最具吸引力的是煤炭运输专线。
 
北京交通大学教授赵健表示,私人资本一定是有利可图的。现在,除了煤炭运输专线,铁路很难产生盈利项目。客运专线一进站就可能亏损,私人资本也无法进入。
 
蒙中铁路就是这样,目前相当引人注目。作为“十二五”期间最重要的煤炭运输通道,蒙化铁路建设由铁道部和沿线七省按照政府主导、多元化投资、市场化运营模式共同推进,引起了煤炭发电企业和其他社会资本的浓厚兴趣,包括神华集团、中国煤炭能源集团、国家发展投资公司、陕西煤炭产业化等。工业集团、益泰集团等甚至淮南矿业等不直接辐射一线的煤炭企业,也曾多次告诉本报记者,一定要想办法积极参与投资,现在已经进入了这个圈子。
 
目前,南北通道全线尚未完工,沿路停车站已成为地方政府的目标。据接近该项目的人士透露,蒙中铁路可行性研究报告的编制工作预计将于本月底完成,并将于6月至7月组织召开该项目的可行性审查会议。
 
民营企业“千结难解”
 
在“十四条”出台的前20年,民间投资“铁路”的经典案例是金文铁路。之所以“经典”,不仅是因为它开始参与铁路建设,更是因为它亲身实践了铁路通车后,民间投资见不到利润,黯然离去。同样,“运煤”蛋糕虽然很诱人,但并不是每个人都能吃到。巴新铁路就是这样。
 
作为民营资本最长的铁路,PNG铁路从西部蒙古东部国家能源基地出发,结束于阜新、辽宁省East的传统煤炭工业基地,跨越辽宁、内蒙古两省和地区。这是一条煤炭铁路。该项目原计划于2010年8月31日竣工,但已暂停半年,近两年几乎完工。
 
此外,春城集团作为该项目的发起人,由于自身资金薄弱、银行贷款受阻,已经丧失了对铁路的控制权。巴新铁路曾经由私人资本全资拥有,现在已被国有控股所取代。2010年4月,江西国际信托有限公司成为PNR的最大股东。同时,还吸收了马鞍山丰嘉创业投资合作企业和大唐国际为股东。如今,春城集团的持股比例仅为8.05%。
 
据悉,巴新铁路的困难一方面是铁路项目投资巨大,民营企业难以获得银行的充分支持,另一方面是民营煤炭运输线与国家铁路的纠结。
 
这种联系与否关系到利益的分配。目前,铁路网统一收运后,铁道部不得不用一套非常复杂的规则重新结算。一旦联系起来,成本清算是不可避免的。但就目前而言,交通不是地方铁路局能做的。这个账户不清楚,这是私人资本进入的障碍。”中国电联相关专家表示。
 
春城集团能否实现独立核算不是问题。直至2011年7月,巴新铁路申请的48亿元国家开发银行贷款获得批准。业内人士预测,巴新铁路有望在2012年底达到试运营条件。那么就算完成了,谁来做手术对象呢?
 
内蒙古伊泰集团是民营资本成功布局煤炭运输蛋糕的案例之一。安泰虽然与国家铁路相连,但在本线拥有关键的“运输调度自主权”。
 
根据国家发改委综合交通研究院2006年的研究报告,铁道部投融资体制改革,包括引入民间资本,实际上并不是一个简单的投融资问题,但涉及政资分开、铁路定价、统一调度、计费结算、市场监管等更为深入的改革问题。
 
在这个过程中,不仅是民营企业的软肋,更是国有企业进入“铁”的危险。记者从陕西煤化工集团获悉,陕西省政府拟将“地方铁路”交给陕西煤化工集团,但在协调过程中,地方铁路明确表示只愿意接受企业的投资,不允许它参与相关的经营和管理,“我们不能支付。”陕西煤化工公司说。
 
 

关键词: 煤运通道 民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