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只要我们认真贯彻纵深防御的理念,严格按照核安全条例的要求,做好核电站的选址、设计、施工、运行和应急准备工作,中国核能工业协会(以下简称“核能协会”)副会长赵成坤说,在2102中国核能可持续发展论坛上的报告中说,“做好纵深防御,确保中国陆地核电站的环境安全”。据赵成坤介绍,上述结论来自中国核能工业协会2009年和2011年组织的两个与内河核电环境安全相关的行业资深专家完成的软性研究项目———“需要关注的问题分析和不同类型的可用性分析”。《单位水环境影响评价》和《内陆核电站水环境影响评价》,以及正在进行的内陆核电站环境影响评价。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中国内陆核电发展面临的关键问题是与低放废液排放相关的水环境问题。”
 
据了解,以上相关研究的分析和评价是基于以下因素:国内陆上核电站环境辐射防护审核管理要求,国外陆上核电站长期运行经验反馈,以及国内陆上核电站的安全保证措施。这些因素集中在内陆厂址的水环境。
 
严格的审计标准
 
据赵成坤介绍,我国内陆核电站环境辐射防护审核管理要求非常严格,主要涉及核电站放射性废水排放,总β浓度,β/γ放射性核素浓度指数与氚浓度控制。
 
在我国核电站放射性废水的审计管理中,公众个人的剂量限值(基本标准)为1MSv/年(MSV/年,世界平均本底辐射水平为2.4mSv/年,我国平均本底辐射水平为3.1MSv/年),与国际水平相当。核电站剂量限制上限,在《核电站环境辐射防护条例》(GB6249-2011)中明确规定个人有效剂量为0.25mSv/年。排放控制值体现了辐射防护优化的原则和合理的低水平。
 
赵成坤指出:“对于沿海核电站和内陆核电站,这些级别的要求是一样的。”
 
内陆厂址放射性废水浓度控制及对水体的影响
 
据了解,根据规定,除氚和碳-14外,内陆厂址储罐出口放射性废水中的其他放射性核素浓度不应超过100Bq/L(贝克/L)。运行单位应保证排污口下游1km受纳水体β总放射性不超过1Bq/L,氚浓度不超过100Bq/L。
 
据资料显示,世界卫生组织采用0.1msv/year的参考剂量水平推导出饮用水中各核素的浓度指数,以1bq/l的总β浓度作为筛选值标准,而中国《饮用水卫生标准》(gb5749-2006)相当于采用总β浓度的筛选值。在辐射指数中。同时,饮用水中氚浓度(人体排泄期10天,辐射毒性极低)被认为是100 Bq/L。
 
良好的参考和比较条件
 
据了解,中国目前没有在建和运营的内陆核电站。目前,厂址初步可行性研究仅完成一批,而国家发改委获得的“两湖一河”三项工程仅处于前期工作。
 
“如果严格的国内要求和标准是保证内陆核电站环境安全的前提,那么内陆核电站长期国际运行的经验具有很大的参考价值。”“美国和法国拥有数量最多的内陆核电站,这是一个重要的参考。”对我们来说,”一位长期从事内陆核电站水环境研究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
 
公开资料显示,美国61.5%的核电机组位于内陆,拥有约2000年反应堆运行经验。法国69%的核电机组位于内陆,迄今已有1000年左右的反应堆运行经验。
 
根据美国38座内陆核电站近年来的年度辐射环境运行报告,放射性液体排出物的长期累积影响是不可察觉或极小的。同时,根据2002年至2009年法国内陆核电站放射性废水排放统计结果,各核电站放射性废水排放控制保持良好记录,特别是放射性废水中裂变产物和腐蚀产物的排放。
 
中国陆地核电站的水文条件和用水情况
 
对我国26个内陆厂址的水文条件进行了分析,并与美国、法国的河流平均流量进行了比较。结果表明,我国这些滨江场地的稀释扩散能力相当或较好。同时,统计了4个滨水水库遗址。水库库容10多亿立方米,属Ⅰ型水库。水库入库径流超过10亿立方米。”赵成坤说:“发电厂排出的放射性液体可以很好地稀释。”
 
同时,对30座内陆核电站的用水量进行了分析。其中,5个厂址排污口下游80km范围内无公共饮用水取水口,仅5个厂址排污口下游最近的公共饮用水取水口至排污口的距离为7-10km,距其他厂址至排放口的排放口为10-80km。
 
数据显示,我国输运机组放射性废液中除氚外的核素平均排放量与法国900mw机组相同。优化了拟建核电站的内陆核电站和在第二代改造基础上开发的放射性废液处理系统的先进型号,并根据河流的干湿条件控制了液体氚的排放量。
 
此外,还收集了经初步可行性研究或可行性研究确定为重点选址的27个内陆核电站项目。公众通过液体路径接收的最大个人剂量的最大保守值为18.2μsV/年,与中国的3.1Msv/年(3100μsV/年)的背景辐射水平相比,后者的波动范围处于最大值。赵成坤指出,这些拟建的内陆核电站排放的放射性液体废水对环境辐射的影响很小。
 
同时,研究还认为,现有最佳的放射性废液处理技术,在技术上可以实现近零排放,保证核电站正常运行条件下环境水体的安全。
 
安全纵深防御
 
根据我国内陆核电站的选择条件,以上研究收集的30座内陆核电站资料表明,这些核电站位于地壳稳定区或地壳相对稳定区。在防洪方面,根据“可能的最大”事件确定这些厂址的设计基准洪水水位,提出的厂址抬高使这些厂址成为“旱厂址”,以避免洪水灾害。
 
核电技术本身的安全性成为保证厂址安全的关键因素。
 
赵成坤在报告中指出:“我国陆地核电站建设将全面均衡地深入贯彻防御原则,进一步提高安全水平。”
 
据了解,赵成坤提到的纵深防御,特别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充分考虑设计依据以外的外部自然事件引起的洪水或火灾防御,做好重要安全结构、系统和部件的水封防御;采取切实措施,使有足够的时间处理全厂停电事故,保证反应堆和乏燃料池的冷却;建立健全重大事故管理导则,采取必要措施,保证反应堆和乏燃料池在严重事故条件下的冷却;各单位隔离放射性污染水源的应急预案,包括封堵放射性污水可能进入水体的管沟或竖井,设置阻水块、污水封堵钢板桩和地下水屏蔽墙;制定并确保事故条件下放射性污水和水的物理隔离应急预案,如使用阻水剂、喷洒抑制剂、增设放射性污水储罐等。
 
赵成坤说:“总之,通过各种技术措施,可以对事故状态下排放的放射性废液进行储存、处理和隔离。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