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年,中国的光伏公司向美国出口了大约10亿美元,但他们担心的贸易制裁最终搁浅。5月17日,美国商务部表示,将对中国企业征收31.14%至249.96%的临时反倾销税。这个消息使许多人感到惊讶。一些中国公司打算采用各种方式,例如重新定位电池的购买地点或在海外建造工厂,以避免可能产生的重大影响。其他人建议他们必须分组战斗到底。
 
电池购买转移
 
新的初步反倾销税率裁定结果令人惊讶。除了尚德电力、天合光能等光伏企业对投诉所征收的31.1%税率外,对于未对投诉作出回应的光伏组件厂,将适用249.96%税率。
 
一位参与调查并帮助中国光伏公司打官司的律师告诉记者,这完全将中小型公司排除在美国市场之外。
 
加州太阳能公司副总裁高庆红表示,一旦美国对中国公司征收超过10%的反倾销税,中美光伏组件和电池制造商之间的成本差异将很小。”这也意味着,如果中国企业在美国纳税,就没有向美国出口的希望。”招商证券研究员王留生说。
 
上德电力一位经理告诉记者,由于美国采用不合理的第三国(泰国)价格进行比较,税率仍高于预期。
 
精科能源、尚德电力等公司内部人士向本报指出,美国商务部对中国出口零部件征收反倾销税时,界定了“中国(大陆)光伏零部件”的范围,即如果原料“光伏电池”的里亚尔并没有在中国大陆购买。如果是这样,就不属于征税范围。因此,许多公司将把原材料采购转向台湾。
 
上德电气表示,该公司已从台湾购买电池,并将其加工成零部件,出口到美国。精科的做法类似于尚德电力,后者打算开始购买台湾制造的电池产品。
 
然而,美国太阳能工业协会贸易与竞争部副总裁约翰·斯莫诺表示,如果从台湾购买电池产品,买方(即组件制造商)必须保留证书并将其记录在文件中。而且这些随机调查可能会在美国进行。
 
一些光伏公司向记者透露,他们现在打算在马来西亚等其他亚洲国家建立组件生产基地。同时,尚德电力、CSI Artes等公司也不排除在北美扩大生产规模的可能。浙江宇辉阳光能源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先寿说:“贸易保护主义不是两天的事情。为了参与国际竞争,我们必须更加熟悉游戏规则,提高企业的国际化水平,而产品的生产不一定在中国。”
 
非规避策略
 
对我国企业而言,“转让购买地”的做法不能完全应对反倾销措施。
 
王刘生告诉我们,虽然台湾有Maudi和Nikko等电池生产商,但台湾电池的供应可能无法满足中国大陆制造商的需求,因此一些公司肯定需要从中国大陆购买电池。
 
中国资源综合利用协会可再生能源委员会主席李俊峰表示,2011年,美国从中国进口的晶体硅光伏电池及其组件约31亿美元,比上年翻了一番,约占1%。占中国出口市场份额的5%。
 
光伏行业的一些人士还估计,如果中国去年以每瓦1美元的价格向美国出口1千兆瓦的组件,去年向美国的国内总出口额将达到10亿美元左右。
 
2012年第一季度,阿特拉斯在北美的销售额超过欧洲,达到1469亿美元,占阿特拉斯市场份额的45.1%,而2011年第四季度为26.9%,2011年第一季度为12.2%。去年,上德电力公司向全球输送了约2千兆瓦电力,向美国输送了约400兆瓦电力。
 
在这种情况下,潜在的影响是,在中国建立光伏电池生产基地的京澳太阳能和中电光伏可能会失去部分大陆组件制造商的采购订单。
 
2011年,京澳太阳能向第三方提供电池及其他产品净收入61.51亿元,占公司总收入的57.3%。虽然这一比例从2009年的87%和68%下降,但电池无疑是公司最重要的收入来源。此外,按地区划分,该公司51.6%的收入来自中国,远高于其在德国的份额(占收入的20%)。该公司首席执行官方鹏在接受报纸采访时表示,该公司正在将部分电池容量移出,或在第三个地方建立工厂。5月18日,该公司股价因消息下跌15.2%。
 
李俊峰说:“即使在马来西亚或其他国家有零部件工厂,他们仍然可以找到对你进行双重调查的原因。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办法就是赢得诉讼。
 
 

关键词: 电池采购地 光伏企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