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在从柏林到汉诺威的高速公路两侧,有时人们会看到风力涡轮机进入人们的视线。像飞机翼展一样的巨型叶片继续为德国家庭提供清洁的风能。
 
据了解,德国电力需求峰值达到8200万千瓦,其中50%来自燃煤发电,23%来自核能,10%来自天然气,17%来自可再生能源。风能占可再生能源的很大比例。因此,德国也有“欧洲风能冠军”的称号。
 
慕尼黑理工大学的刘姓留学生说,德国发展新能源产业的历史悠久。早在2000年4月,德国就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法》,随后出台了生物燃料、地热能等可再生能源法规,以促进可再生能源的发展。
 
对于企业来说,现在受益还为时过早。除了法律保护之外,利润丰厚也是刺激企业发展可再生能源的重要手段。2009年,德国修订了《可再生能源法》,规定可再生能源企业可以通过“电网强制电价”获得适当补贴,促进风能、太阳能和地热能的发展。
 
据报道,目前德国陆上风力发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0.05-0.09欧元,海上风力发电的价格为每千瓦时0.13欧元。依靠法律和市场机制的双重作用,德国的风、太阳能、生物和地热产业在过去10年中发展迅速,可再生能源发电比例从90年代的5%快速增长到目前的17%。
 
日本福岛核事故后,德国提出了能源转型计划:到2020年,可再生能源在能源消费中的比重达到35%,到2030年达到50%。这对德国目前的能源结构构成了挑战。
 
据统计,德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超过27000兆瓦,占全球风电装机容量的14%。根据德国风能协会下属的研究机构的分析,德国2%以上的土地适合风力发电发展,只有陆风电能满足德国65%的电力需求。未来的发展潜力需要挖掘。
 
新能源开发在投资、就业等各个方面都有鲜花盛开。
 
相关数据显示,2010年,德国17%的电力供应来自可再生能源,比2009年同期增长16.3%。风力发电约占可再生能源发电量的36%,其次是生物能源发电、水力发电和光伏发电。
 
德国弗劳恩霍夫协会(Fraunhofer Association)主席汉斯?约克?布林格(Hans Yorke Bringer)表示,生物质发电技术包括直接焚烧或共燃烧固体生物质、城市有机废物、沼气和液体生物燃料。随着生物质发电既可以成为电力的“主力军”,又可以成为电力的“流动军”,这项技术的重要性日益凸显。
 
目前,德国占欧盟沼气生产和发电的50%和30%。德国的大部分生物质能来自沼气,仅在2010年,沼气就增长了20%以上,为430万家庭提供了足够的电力。到目前为止,生物质发电占德国总用电量的5.5%以上,成为仅次于风能的第二大可再生能源。
 
太阳能光伏发电也成为德国发展迅速的新能源产业。2010年,德国增加了7.4 GHW的太阳能光伏发电量,这超过了2009年全球太阳能光伏发电量的增长。目前,德国太阳能光伏装机容量为17.3gw,光伏发电已成为德国能源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在过去几年中,德国对新能源的投资增加了75%以上,导致大量就业。据了解,仅风力发电行业就有10万多人受雇于该行业,估计整个新能源行业有35万个工作岗位。
 
电动汽车消费电池的政策刺激与价格成为产业发展的瓶颈
 
在德国的新能源产业中,电动汽车的发展不容忽视。在德国慕尼黑,西门子中央研究所开始专注于电动汽车的研究,以抢占未来交通市场格局的一部分。
 
汉斯·约克·布林格认为,运输仍然高度依赖化石燃料,这使得运输容易受到燃料价格上涨和温室气体排放增加的影响。电动汽车技术一旦突破,必将导致能源系统的创新。
 
去年5月,德国通过了政府电动汽车计划,鼓励电动汽车的发展。该计划说,它将采取一系列优惠政策,力争到2020年在德国本土达到100万辆电动汽车。
 
在研发经费方面,到2013年,政府授予的研发经费从10亿增加到20亿。目前,购买电动汽车的德国消费者也可以享受10年免税政策。
 
然而,从购买成本的角度来看,由于电动汽车的成本较高,每辆电动汽车的价格比传统汽车高9000欧元以上。虽然德国有一次性的购车补贴,但似乎还是比较贵。
 
汉斯·约克·布林格说,目前电动汽车的“外围环境”非常好,主要是因为电动汽车在电池方面仍面临技术挑战。只有解决这些关键问题,降低成本,电动汽车才能在市场上“站稳脚跟”。
 
 

关键词: 德国 风电王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