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原励磁箱(简称速度箱)和原滑转机构在变频器故障后,为紧急调速而保留。运行中,将调速箱上的调速旋钮调至全速位置,将负载侧所需转速改为变频器给定,达到调速节能运行的目的。但改造后,调速箱或转差机构中的励磁线圈反复烧毁。原来的工频调速改为变频驱动,反复损坏,为什么不容易损坏?
 
分析如下:
 
1。在原工频励磁调速中,在一定的调速范围内,反馈电压的建立使励磁线圈中的励磁电流保持在一个较小的范围内,除非是全速运行,否则基本上不会达到最大值。变频运行时,电动机的实际转速由变频器控制,变频器只能达到额定转速的一半,转速反馈电压只能达到额定转速的一半。此时,速度控制箱的给定速度为全速。速度框“认为”电机的速度小于给定值,因此始终输出最大励磁电流(电压)并施加到励磁线圈上。励磁线圈的温升升高,是导致励磁线圈容易损坏的一个因素。
 
2。调速箱励磁线圈的电源与变频器输入线的电源在同一个电源支路内,本质上是相互连接的。变换器中的三相整流器是一个非线性元件。整流电流的大规模吸入导致电源侧电压(电流)波形严重失真,形成不可忽视的峰值电压和谐波电流。这可能导致励磁线圈匝间击穿,或导致调速箱内的连续电流二极管击穿。调压晶闸管的击穿也会导致励磁线圈烧毁。这应该是造成调速箱和励磁线圈重复烧毁的主要因素。
 
二。某处安装了一台低功率变频器,相继出现三相整流桥烧毁故障。变频器2.2kw,配电电机1.1kw,负载较轻,运行电流小于2a,供电电压约380v,非常稳定。结果,现场没有异常。但先后更换了3台逆变器,运行时间不足2个月。所有的三相整流桥都烧毁了。原因是什么?经现场彻底检查,发现同一车间、同一供电线路上还安装了另外两台大功率变频器。这三个变换器不仅可以同时运行,而且可以在不同的时间启动/停止。大功率变频器的运行和启停可能是造成小功率变频器损坏的罪魁祸首。
 
由于同样的原因,流入两个大功率变换器的非线性电流大大增加了功率侧电压(电流)波形的畸变分量(相当于安装在现场的两个电容补偿柜),从而形成振荡电容开关。但对于大功率变换器,其内部空间很大。输入电路的绝缘处理容易加强,不易引起过电压击穿。但由于内部空间小,绝缘耐压是一个薄弱环节。浪涌电压对电源侧的冲击使其不可避免。
 
另外,相对于功率容量而言,低功率变换器的功率明显不匹配。当变换器的功率容量比电源容量小几倍时,变换器输入侧的谐波分量大大增强。这种能量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因素,它危及到变流器中的三相整流桥。
 
三。一家化工厂安装了几台进口变频器。工作电流和运行状态正常,但整流桥也经常发生故障,在运行中经常出现无预警的突发。现场调查分析:为补偿无功功率消耗,在控制室设置了多个电容补偿柜。大容量电容器的投切在电网中形成幅值极高的浪涌电压和浪涌电流。电容补偿柜内未按常规要求安装浪涌抑制电抗器。电抗器的作用不仅是抑制进入电容器的浪涌电流,还可以改善整个电网的浪涌冲击。
 
在对生产线进行变频改造时,补偿电容器的投切、投切(充放电)电流与变频器的整流器所产生的谐波电流相互放大,导致瞬时紊流电压尖峰出现。电网系统远远超过供电电压,导致变频器整流模块故障。现在。
 
如何解决上述问题?综上所述,以上三个问题仅是一个问题,即电网电压波形的畸变成为电压尖峰,使电气设备无法承受冲击和损坏,因此处理措施也很简单。
 
在调速电机励磁线圈的电源输入侧,取当地材料,接上一系列由BK型控制变压器测量的12V或24V绕组的“电抗器”。在小功率变流器的功率输入侧,由xd1电容式浪涌抑制线圈组成的廉价而优良的“三相电抗器”也接入无功补偿柜。电容器配有XD1电容器浪涌电流抑制器。经过上述处理,这三个问题没有再次出现。使用效果好,改造成本低。同时,避免了异地来料加工采购的麻烦,缩短了改造项目的工期。举一个又一个例子,有许多复杂的问题可以作为事实加以“简化”。
 
 

关键词: 电抗器 变频改造